株洲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期刊 > 正文

美国战时传播实践初探

近年来,美国先后发动了海湾战争、科索沃战争、阿富汗战争、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等多场局部战争。与此同时,打响了一场场其激烈程度不亚于正面战场的舆论战。

它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探析美国近年来舆论引导惯用的做法,有利于深刻认识适应当今世界军事变革新格局,扎实做好我军信息化条件下的战时舆论工作。

凸现国家利益原则,严格实行新闻管制

展开下文之前,先看两个典型实例:

据法新社2001年10月11日的一则报道称,美国各大电视网的负责人在参加国家安全顾问召集的会议后,同意不再直接转播拉登及其助手的讲话。这些电视网包括ABC、CBS、CNN、NBC和FOX等。不过,美国政府否认这是新闻检查。白宫发言人弗莱谢说:“这是对媒体的要求,媒体自己作决定。”

另据报道,2003年3月31日,美国“国家广播公司”解雇其驻巴格达特派记者、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阿奈特,理由是他接受伊拉克国家电视台的采访时说“由于伊拉克的抵抗,第一个战争计划已经失败了。”“显然,美国作战计划的制订者误判了伊拉克军队的决心。”对此,美国新闻界和学术界纷纷撰文批评他的“不爱国”行为。一位资深记者在《纽约时报》撰文,并引用美国法律条款斥责阿奈特有关“真相”的言论,涉嫌“叛国罪”。

从中不难看出,美国新闻宣传明显具有“双重性”:国家利益高于一切,新闻自由让位于国家利益。根据西方的新闻理论,民主是让社会能够听到多元的声音,尤其是保证少数人的声音不被埋葬;新闻自由更是为了维护这样的民主制度,要求媒体不仅报道多元的声音,且要平衡和公正地报道斗争或战争双方的声音。

诚然,美国的媒体大都属于私人公司,表面上看,政府似乎无法直接控制记者,正所谓标榜的“新闻自由”“言论自由”。但是,记者的职业操守与整个社会控制和商业压力一脉相承,其社会控制包括记者所在媒体公司的收视率、发行量,事件爆发时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。战时,社会强烈要求记者坚持爱国主义、维护军人的安全和尊严,记者的报道就成了政府和军方新闻发布会的传声筒、大公司利益的维护者、御用文人和学者观点的扩音器。因此,显得空前的高度集团化,容不得异样的声音。正如Yellow-times.org网站,仅因刊登了美国战俘和伊拉克死难平民的照片,被其母公司借口“美国没有一家电视台允许任何死亡的美国士兵和战俘在屏幕上展示”而封杀。

事实上,美国加强战时新闻管制由来已久。不仅有《宪法第一修正案》保证“新闻自由”,还有《美国新闻管制条例》框定了战时的游戏规则:在未来战争中,军队必须战胜两个敌人,一个是军事战场上的敌人,一个是舆论战场上的敌人,后者包括本国和所有其他国家的无冕之王们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美国成立第一个政府检查机构“克里尔委员会”,对违反规则的记者和媒体的严格检查达到苛刻地步。二战期间,选择了比较温和的管制措施,但这并非意味着政府和军方对新闻管制不作为。相反,在近几场局部战争,特别是伊拉克战争中表现得尤为突出。他们讲究宣传策略,一方面,严明新闻报道纪律,恪守战地采访、稿件送审、新闻发布等制度,另一方面,允许“不听话”的记者在前线自由采访,但宣布无法保证其安全。加強战时管制的最终结果,使得独立采访战争变得不可能,必然是被美军锁定了战争报道的宣传口径。

主动设置新闻议程,成功推行“嵌入战略”

与海湾战争、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新闻宣传相比,伊拉克战争最明显区别的标志在于,主动设置、运用新闻议程,并成功地推行“嵌入战略”。

新闻媒体的重要职能是议程设置。通过它,框定媒体报道什么,强调什么,隐含什么;决定哪些是要闻,哪些能够上头版头条,以引起受众的关注。伊拉克战争爆发前,美国的“新闻策划师”们着手在新闻词汇里搜寻言简意赅的“标签”用语,设置议程,一如英国《独立报》2003年7月13日列举的20个议题,像“伊拉克为‘9·11’恐怖袭击负责”“萨达姆有能力制造天花病毒”“伊拉克能在45分钟内将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部署完毕”“伊拉克在给武器核查人员设置障碍”“美国将轻松赢得战争”等等,创造了“暴君萨达姆”“人体盾牌”等词汇。尽管战争打响后,美军仍然没有找到生化武器的真实证据,但议程设置仍然相当集中——我们需要战争!

如果说成功设置新闻议程是搞好新闻管制关键环节的话,那么,推行“嵌入战略”则是重中之重,是对世界媒体“培植议程”的自信表现。“嵌入战略”,源于对“双向对称模型”理论的灵活应用,这一理论的精髓在于“基于调查研究的双向互利的实践”。推行“嵌入战略”,把媒体记者与作战部队捆绑在一起,似乎记者能够实时报道战况,作战部队又能有效保障记者的安全,可以实现“双赢”。但更重要的,在于它能掌控媒体对前线的报道。而且,随着信息技术和媒体的快速发展,光依靠封锁和堵截无济于事,“将欲取之,必先与之”,推行“嵌入战略”,新闻报道效果会更好。

美国从其他国家和地区邀请100多名媒体记者,有条件地嵌入作战部队随军采访,限制了其他国家和地区媒体报道的内容。对此,新华社记者胡晓明形象地说“我与美军签下了生死状”。其内容包括:限定记者在作战单位内生活、旅行、吃饭、睡觉,并“自由”采访;出现任何违背政府关于嵌入的指示、命令和管理情况,都可能使嵌入终止;媒体不得以任何理由对政府提出某种赔偿要求或诉讼政府等。还明确要求,不允许报道行军路线、作战计划、伤亡人员的姓名等,规定送审稿件的最终决定权在作战单位指挥官。大部分随军记者报道的选题、图片、画面都是有关美军官兵在战场上的动人场面、美英联军武器装备的精彩报道。胡晓明也不例外,被嵌入“小鹰”号航母后,只能报道“小鹰”号,并且只能从美军的角度去报道战争。而对美英联军的伤亡、俘虏的报道,就只能出现在伊拉克电视台或者半岛电视台上了。

CBS著名新闻主持人丹·拉瑟一语中的,“‘嵌入’的一个可能后果就是记者不能把消息立刻发出。在‘嵌入’和‘埋葬’之间,只有一个很细小的界限。”他道出了被嵌入作战部队的随军记者的处境。

1/3>>|
进入期刊频道 上一篇 下一篇
网友评论:
显示评论内容

相关内容